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六百四十四章 屠龙(十三)

作品:盛唐风华|作者:天使奥斯卡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02-11 22:39:54|下载:盛唐风华TXT下载
  月明星稀,清光铺地,如水月光笼罩着整个江都。

  江都东城城头,成队骁果手持刀矛往来巡哨。四周一片寂静,只有阵阵更梆声以及女子啼哭声自城内传来,这些值宿守军也早就习以为常不当回事,对于这些声响不闻不问。

  四下里城门洞开,负责守卫的兵士持矛而立,但是哈欠连天无精打采,于守卫之事显得很是敷衍,并未认真对待。这倒也不能怪到这些兵士头上,这城池内居住的全是随侍天子的骁果勇士并无百姓,就算是生了熊心豹胆之人也不敢来此生事寻死,是以所谓守卫也就是走个过场并不曾真的放在心上。兵士们只想着几时换岗回去休息,只有兵马往来换防时,才能让他们有片刻精神。

  不算随侍于杨广身边的文臣武将,光是骁果军便有数万之众,加上城中原有百姓,这小小的江都无论如何也驻扎不下这许多人马。是以除去日常戍卫兵马之外,又在江都城外新筑东西两城,以供骁果军以及其家眷居住。两座城池与江都呈犄角之势,既便于屯兵,亦可遮护江都,防范外敌入寇。

  骁果军内因兵源属地不同自成山头之事杨广并非一无所知,是以两城筑成之后,便将人马分散居住。东城内皆为关中子弟,其中既有十六卫残存勇健,也有京兆鹰扬中善战豪杰,还有一部分如沈光一般自关中招募而来的力士侠少,兵力号称有五万众。单以人数论,关中骁果兵力远在江淮骁果之上,内中更不乏久经沙场的老军伍。这支人马既是骁果军的中流砥柱,亦是朝中关陇籍文武安身立命左右朝政的最大本钱。

  辽东兵败天子南狩,天下豪杰伺机而动大隋江山摇摇欲坠,这些关中骁果同样心生动摇。先是有零星军汉私逃返乡,随后更有军将参与其中,成群结队逃窜。直到郎将窦贤带领部下成队脱逃,更是让事态恶化到极致。

  虽说杨广以麾下精骑穷追,斩窦贤于途,其部下也悉数问斩,未曾酿成大祸。但是此端一开后患无穷,如果不及时设法稳定士气,只怕用不了多久这些关中虎贲便会逃个干净。是以杨广一方面以严刑峻法惩办逃卒,另一方面以财帛厚赏军将邀买人心。除去将府库中的锦缎绢帛流水般散出,更是下旨将随行宫娥、南狩时为龙舟拉纤的“殿脚女”以及江都城内寡妇、未嫁女子赐骁果为妻。希图以这种方式稳定人心,让这些军将继续为自己效力。

  然则骁果军数万众,女子远不足此数,何况杨广自己同样需要大批女子填充东南宫室,留给骁果的女子就更少。狼多肉少自然难免祸及他人,且骁果军自恃有圣旨在手,又是天子心头肉,行事毫无顾忌。城中女子只要不在宫中且能入眼,便逃不出他们手去。之前徐乐所在船只上,船老大所听到的谣言就是由此而来,只不过与事实南辕北辙。并非有钱便可买到女子,相反女子只要出现在骁果面前注定难以幸免。

  江淮骁果顾念桑梓之情,行事还有几分顾忌。这些关中骁果则肆无忌惮,是以为恶最多,收获也最为丰厚。江都东城内女子近万,其中被抓者占了大半,昼夜啼哭如同鬼蜮,这些军汉自然早就见怪不怪不当回事。由于身上还担着值守之责,每夜都要轮流值戍,为了避免开关城门麻烦,索性这新筑城池四门洞开。

  和江都城内戍卫骁果不同,不管城头还是城门守军,都对自家差事漫不经心,没当成一回事。城里反正既没有贵人更没有天子,也没什么值得觊觎之物,最多就是有些女子值得争抢。可是城中足足几万军汉,个顶个都是煞星转世,平日里还愁找不到机会厮杀消遣,倘若真有人为了女子打上门来,正和他们心愿,求还求不来又怎么会拒之门外?

  新筑城池为屯兵之地,城中多是营帐少有房屋。许多未曾找到女子的军汉连帐篷都不耐烦住,在路边点起篝火,凑在一处说笑喧哗,城中不少地方篝火整夜不熄,军汉们凑在篝火旁说笑叫骂,再不然就是烤些肉食分吃,于其他事亦不在意。

  江南之地水网纵横,江都东城依水而建,自然少不了水门。倘若是战时,城门、水门一般把守,水门所在必有精兵驻扎。眼下江都尚是太平所在,加上这些骁果军素来目高于顶,认定天下没人敢来此处自寻死路,对于水门的防范废弛。加之水门所在偏僻,便是烤火作乐的士兵也见半个,在这一片纷乱的城池中算得上少有的僻静所在。

  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响起,伴随着脚步声的,还有男子含糊不清的骂声:“逃?你能逃到哪里去?莫以为自己在宫里待过几日伺候过贵人便了不起,竟然敢看不起阿爷!告诉你,便是圣人旨意,把你们配给阿爷做婆娘!你就算告到圣人面前也是无用!再说,你以为自己是谁?有什么本事逃出阿爷的手心?”

  脚步声距离水门越来越近,借着月光可以看到,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在前疾奔,在她身后则是个敞胸露怀的大汉紧紧追逐。这女子身材苗条修长,在女子中也算是高个子,可是和身后男子相比却还是差了一天一地。追她的男子身高体壮如同一头黑熊成精,一步跨出足以抵得上女子三步。是以虽然醉得脚步踉跄,但女子依旧无力摆脱其追逐。

  男子边追边骂道:“你这贱人还想逃到哪去?这是水门!前面根本没路可走……”说话间隐约传来两声金属折断之声,按说在夜晚应该听得清楚。可是这军汉本就喝得头晕眼花,再加上自己的嗓门太大,于这番动静并未发觉。反倒是女子停住脚步,眼睛望向水门。

  见她不再跑,男子反倒是越发得意,哈哈狂笑道:“我说过,你这辈子休想逃出俺的手!乖乖随俺回去,要不然阿爷便打断你的腿!”

  水中隐约有些微响动传出,似乎是有鱼儿经水门从城外游入城中。军汉一心只顾着女子顾不上其他,对这些动静都不在意。女子则两眼紧盯着水面不放,既不理会大汉的话,也没有任何动作。

  男子见女子不做声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将人拉到身边,另一只手扬起没头没脑朝着女子打去,边打边骂道:“贱人!我让你逃!我让你逃!这城中几万军汉,个个如狼似虎!能让你个小娘逃出去?也慢说是你,就是那个神武乐郎君进了城,也一样是粉身碎骨的命!你还敢不看阿爷!你看阿爷背后作甚?难不成那里能跳出来个水……”

  他的巴掌再次扬起,可是这次却没能像之前一般落下。一只如同铁钳般有力的大手,紧紧扣住醉汉的脉门。这名酒醉军汉哪怕是全盛之时,气力也不及身后来人的一半,何况如今大醉酩酊更加不济事。被其一把扣住脉门,只觉得非但臂膀无力,连半身都为之麻痹不灵。他强睁惺忪醉眼向身后望去,却见一人不知几时已经来到自己身后。

  来人满身是水,水珠滴滴答答顺着衣衫落地。虽有月光照明,但是来人立身之处背光,加上军汉已经醉得眼前发花看不清身后之人面目,只觉得其一双眼睛明亮如电冰冷似刀,其他都看不明白。

  军汉吓得一个冷颤,醉意都去了三分,战战兢兢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人是鬼?”

  “某自然是人,你们这些为非作歹欺凌妇孺得才是鬼!”来人冷声道:“好叫你知晓,某便是你方才说的神武徐乐!你不是说某进了城也是粉身碎骨么?某便要看看,到底是怎么个粉身碎骨法!”

  这军汉听得神武徐乐的名字面色一变,张口就想叫喊,可是徐乐的动作却比他快得多,空着的右手一把探出扼住这军汉咽喉所在,随后微一用力,这名军汉身体猛烈抽搐一阵随后便停止了动作,空气中传来一阵难闻的气味。徐乐冷哼一声,把这名军汉尸体丢入身后水中,水面为之一翻。

  那名女子自始至终未动地方,既没有逃走也没有哭喊求饶。徐乐向前一步,来到妇人面前,低头望了她一眼,语气略略放平和:“你怎么不逃也不叫?”

  女子声音很低,但是语气很是坚毅:“郎君杀恶人,奴有心相助却无勇力,只能尽力不坏郎君的事。”

  “你方才便看到某了?”

  “奴自幼耳目格外灵敏,是以郎君得动静虽说不大,奴却也听得清楚。”

  “听你言辞不似普通妇人?”

  “实不相瞒,奴乃是随大业天子南狩宫人,昔日也曾在袁贵人身旁侍奉。不过……这些都是往事也不必提了。”女子的语气里既有凄楚又有几分沧桑:“郎君想必是神武乐郎君,您来所为何事奴一清二楚。郎君替奴杀了这恶人,奴愿助郎君一臂之力!”